云朝清算破产服务
困境公司——清算、破产、注销
TEL:0755-28893501  18923486709

2021年度深圳破产审判典型案例(二)

作者:2021年度深圳破产审判典型案例(二)

来源: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今天鹏法君继续为大家带来2021年度深圳破产审判典型案例,一起来回顾~
陈某个人破产重整案
基本案情
2018年,陈某因餐厅经营不善,负债约65万元。2021年8月27日,陈某向深圳中院提出个人破产重整申请。经调查核实,陈某于2018年1月20日与前妻离婚,约定夫妻共有财产全部归前妻所有。陈某离婚时对外不负担任何债务,其自2019年起开始负债。陈某因身体原因办理内部退休手续,每月领取退休金7200元,其主要财产为银行存款18832.61元、住房公积金160077.39元,未来可预期收入为每月退休金7200元、报销款1600元和公积金。
出席债权人会议的两家金融机构债权人提出,陈某存在通过离婚转移财产的可能性,且故意提前退休,可能系恶意破产。经调查核实,陈某于2018年1月20日离婚,但涉案债务发生在2019年6月6日之后,且无证据显示陈某存在通过离婚转移财产的情形;同时,陈某办理内部退休系因身体状况欠佳,符合其所在企业规定。
深圳中院经审查认为,陈某确实已尽最大努力偿债,其偿债方案并无不合理之处,亦不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权益,遂批准陈某重整计划,并终结陈某个人破产重整程序。
典型意义
本案的关键点在于债务人是否具备法定破产原因和重整计划草案是否合理。经审查认定,陈某不存在以离婚转移财产和恶意逃废债的情形。债权人提出的陈某可能存在破产欺诈异议不成立。同时,陈某提出的重整计划草案与其偿债能力是相符的,陈某已尽最大努力偿债,在条例规定的五年内还清债权本金;此外,草案规定,陈某将来获得的兼职收入、奖金等预期外收入全部用于偿还债权本金,尚有剩余的用于清偿债权利息等。因此,重整计划草案并无不合理之处。
闫某个人破产重整案
基本案情
债务人闫某在某集团担任节目主持人,具有较好的收入能力。2015年开始投资创业,因投资项目屡屡失败,背负了260多万元的债务无法清偿。闫某于2021年7月1日申请个人破产。
经调查核实,债务人闫某每月工资收入2万余元,负债约260万元,其中,金融债权约96万元,朋友债权和亲属债权合计约155万元。经测算,在破产清算状态下,闫某普通破产债权的清偿率约为20.44%,在重整状态下,普通破产债权的清偿率为100%。同时,闫某自然人债权人中亲属、朋友向法院表示同意,如重整计划草案获得债权人会议通过,其所涉借款可以在重整计划执行完毕后另行解决。2021年11月1日,深圳中院裁定批准闫某重整计划,终结重整程序。
典型意义
闫某有较高的学历、较好的工作和收入能力,之所以身陷债务危机,系由于投资屡屡失败所致。如果没有个人破产制度对其进行挽救,则其债务规模将不断放大,并最终导致被诉讼、执行,成为失信被执行人。闫某提出的重整计划草案,愿意归还金融债权人所有借款本息,其朋友、亲属债权人也同意,如重整计划草案获得债权人会议通过,所涉借款可以在重整计划执行完毕后另行解决。该方案为全体债权人所接受,而债务人的还债压力也得到了纾缓,既救济了债务人,也节省了债权人实现债权的成本,体现了个人破产制度的价值。
魏某个人破产和解案
基本案情
债务人魏某自2017年至2018年间投资店面经营女装,后在其妻怀孕和生孩子期间,店面无人管理,亏损倒闭。由于工作不稳定,魏某频繁刷信用卡消费,负债70余万元。魏某向深圳中院申请个人破产和解,并提交了工作和收入证明、和解可行性报告。
2021年7月22日,深圳中院裁定受理魏某的破产和解申请,同时具函委托深圳市破产事务管理署组织和解。2021年8月3日,管理署在深圳市个人破产信息公开平台发布公告,共10名债权人向管理署申报债权,债权金额总计70余万元。随后,管理署协助魏某制订了较为合理的和解协议草案。2021年9月16日,管理署组织债权人召开了和解会议,和解协议草案经会议表决,获得一致通过。2021年10月,深圳中院对和解协议予以公告,并进行了听证审查。2021年11月16日,深圳中院裁定认可魏某和解协议,终结魏某个人和解程序。
典型意义
本案为我国首例个人破产委托和解案。相较于企业破产和解制度,委托和解系个人破产条例在破产和解方面的一项制度创新,打开了社会力量参与破产事务处理的通道,为破产事务处理搭建了广阔的平台。社会力量参与破产问题的处理,在调查核实债务人财产、负债,协调债权人立场,以及判断债务人是否属于“诚实而不幸”的人等方面具有天然优势,有利于降低破产司法成本,提高破产司法效率和公信力。
通过这些案例,您是否对破产审判工作有了更深的了解呢?明天鹏法君继续为您讲解破产典型案例,不要错过哦~
原标题:《2021年度深圳破产审判典型案例(二)》

云朝自主清算 2022-02-27 11:05
来源: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今天鹏法君继续为大家带来2021年度深圳破产审判典型案例,一起来回顾~
陈某个人破产重整案
基本案情
2018年,陈某因餐厅经营不善,负债约65万元。2021年8月27日,陈某向深圳中院提出个人破产重整申请。经调查核实,陈某于2018年1月20日与前妻离婚,约定夫妻共有财产全部归前妻所有。陈某离婚时对外不负担任何债务,其自2019年起开始负债。陈某因身体原因办理内部退休手续,每月领取退休金7200元,其主要财产为银行存款18832.61元、住房公积金160077.39元,未来可预期收入为每月退休金7200元、报销款1600元和公积金。
出席债权人会议的两家金融机构债权人提出,陈某存在通过离婚转移财产的可能性,且故意提前退休,可能系恶意破产。经调查核实,陈某于2018年1月20日离婚,但涉案债务发生在2019年6月6日之后,且无证据显示陈某存在通过离婚转移财产的情形;同时,陈某办理内部退休系因身体状况欠佳,符合其所在企业规定。
深圳中院经审查认为,陈某确实已尽最大努力偿债,其偿债方案并无不合理之处,亦不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权益,遂批准陈某重整计划,并终结陈某个人破产重整程序。
典型意义
本案的关键点在于债务人是否具备法定破产原因和重整计划草案是否合理。经审查认定,陈某不存在以离婚转移财产和恶意逃废债的情形。债权人提出的陈某可能存在破产欺诈异议不成立。同时,陈某提出的重整计划草案与其偿债能力是相符的,陈某已尽最大努力偿债,在条例规定的五年内还清债权本金;此外,草案规定,陈某将来获得的兼职收入、奖金等预期外收入全部用于偿还债权本金,尚有剩余的用于清偿债权利息等。因此,重整计划草案并无不合理之处。
闫某个人破产重整案
基本案情
债务人闫某在某集团担任节目主持人,具有较好的收入能力。2015年开始投资创业,因投资项目屡屡失败,背负了260多万元的债务无法清偿。闫某于2021年7月1日申请个人破产。
经调查核实,债务人闫某每月工资收入2万余元,负债约260万元,其中,金融债权约96万元,朋友债权和亲属债权合计约155万元。经测算,在破产清算状态下,闫某普通破产债权的清偿率约为20.44%,在重整状态下,普通破产债权的清偿率为100%。同时,闫某自然人债权人中亲属、朋友向法院表示同意,如重整计划草案获得债权人会议通过,其所涉借款可以在重整计划执行完毕后另行解决。2021年11月1日,深圳中院裁定批准闫某重整计划,终结重整程序。
典型意义
闫某有较高的学历、较好的工作和收入能力,之所以身陷债务危机,系由于投资屡屡失败所致。如果没有个人破产制度对其进行挽救,则其债务规模将不断放大,并最终导致被诉讼、执行,成为失信被执行人。闫某提出的重整计划草案,愿意归还金融债权人所有借款本息,其朋友、亲属债权人也同意,如重整计划草案获得债权人会议通过,所涉借款可以在重整计划执行完毕后另行解决。该方案为全体债权人所接受,而债务人的还债压力也得到了纾缓,既救济了债务人,也节省了债权人实现债权的成本,体现了个人破产制度的价值。
魏某个人破产和解案
基本案情
债务人魏某自2017年至2018年间投资店面经营女装,后在其妻怀孕和生孩子期间,店面无人管理,亏损倒闭。由于工作不稳定,魏某频繁刷信用卡消费,负债70余万元。魏某向深圳中院申请个人破产和解,并提交了工作和收入证明、和解可行性报告。
2021年7月22日,深圳中院裁定受理魏某的破产和解申请,同时具函委托深圳市破产事务管理署组织和解。2021年8月3日,管理署在深圳市个人破产信息公开平台发布公告,共10名债权人向管理署申报债权,债权金额总计70余万元。随后,管理署协助魏某制订了较为合理的和解协议草案。2021年9月16日,管理署组织债权人召开了和解会议,和解协议草案经会议表决,获得一致通过。2021年10月,深圳中院对和解协议予以公告,并进行了听证审查。2021年11月16日,深圳中院裁定认可魏某和解协议,终结魏某个人和解程序。
典型意义
本案为我国首例个人破产委托和解案。相较于企业破产和解制度,委托和解系个人破产条例在破产和解方面的一项制度创新,打开了社会力量参与破产事务处理的通道,为破产事务处理搭建了广阔的平台。社会力量参与破产问题的处理,在调查核实债务人财产、负债,协调债权人立场,以及判断债务人是否属于“诚实而不幸”的人等方面具有天然优势,有利于降低破产司法成本,提高破产司法效率和公信力。
通过这些案例,您是否对破产审判工作有了更深的了解呢?明天鹏法君继续为您讲解破产典型案例,不要错过哦~
原标题:《2021年度深圳破产审判典型案例(二)》


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清林路546号城投商务中心1111室

拨打电话:18923486709      0755-28893501